我和绿军装的故事

2020-07-24  来自: 丝路国际传媒网

        我没有当过兵,但是喜欢穿军装的感觉,却从没有照过一次正儿八经的有戴领章帽徽的绿军装照片,这也就成了一生的小小遗憾。军人情结总是不曾泯灭。对军事题材的电影剧影视剧特别爱看,看到阅兵场上的场面总会热血沸腾,心潮澎湃。我们生活的那个年代,所受的教育都是尚武从绿。八一电影制片厂给我们树立的价值榜样,几乎全是穿军装的战斗英雄。毛主席接见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百万红卫兵的海洋,广场上一片绿色的海洋。推动了整个社会以军人为荣的审美标准。谁家门口挂了一个“军属光荣”的小牌匾都有邻居羡慕。

        小时候过年时,作一件绿黄颜色的新衣成了一个心愿,穿上它才像个红小兵的样子。许多军队大院的孩子穿着父辈的军呢衣服骑着崭新的28式自行车,一个军二代军三代子弟的标配,风风火火,飒爽英姿,出入大街小巷,神气十足。那个年代,找对象军人是理想之选,破坏军婚则是为人不齿的重罪。甚至许多年轻人找对象也希望找一个女军人,因为漂亮的女人穿着军装会更漂亮。如同今天的朝鲜社会一般。

丝路国际传媒网

       有一年我去朝鲜访问,当问到朝鲜的女导游,朝鲜的女青年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女导游告诉我,他们首先选择的对象是军人,问为什么?他们说因为在我们这个社会,军人的社会地位最高。我们领袖搞的先军政治就是国家一等大事。另外军人的待遇也好,找一个军人为丈夫,普通百姓心里比较踏实。听后给人一个和中国那个年代有点相似的感觉。六七十年代的社会整体上虽然比较乱,但刑事案件却没有今天多。我们的周边许多调皮捣蛋的孩子,最作恶的事就是抢别人的军帽,满足自己对军人强烈的畸形渴望。而我自己身上就发生了许多绿色军装有关的故事,时隔多年仍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记得我们在初中时,几个关系好的同学相约去临潼华清池去玩耍,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因为此行最有吸引力的就是我们一个同学从军人亲戚那里借了一套军衣,大家可以在那里穿着军衣去照相。所以当大家在九龙潭湖边轮流换军装照相的时候,每个人都显得十分的兴奋,似乎当兵的梦想马上实现似的。那天我是最后一个照相的,但是我换上军衣刚照了一一张,突然一个便衣警察来到了我们面前,出示证件后要没收我们借的衣服,说我们违反了什么规定。这一下子把我们几个小学生吓的不轻。经过一番求饶,警察最后答应饶我们一回,但照相机的胶卷必须曝光作废。无奈之下,我们只能选择后者。当时我们用的相机是一卷12张的120相机,轮到我的时候刚刚换了胶卷儿,因此报废了这一卷,而这卷恰恰有我的身影。临潼一行,其他同学都非常满载而归,独有我自己却有了这样一个无奈的故事片段,多少年后仍然被同学所取笑。

丝路国际传媒网

       高中阶段,说是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停课闹革命,开展学工学农学军的活动,在经过学工学农的锻炼后,我们最期待的是学军活动。我所在的西安第五中学组织我们前去今天华山脚下的罗敷镇渭河边,一个叫中国人民解放军21军华阴农场的地方学军锻炼。时间一个月,第一次离开西安,离开父母,多让人高兴啊。到了农场后才发现所谓的学军,除了列入解放军序列管理,由军人当我们的排长连长和指导员外,每天要早操列队训练,中间还打过几次靶,其他时间就是和农场的战士们一起干农活。不管怎样,生活在部队的农场,身边全是解放军战士,穿军装照一张正规军装照片应该是很容易的。一下子男同学的激情被点燃了,那知道实现这样的愿望也是挺不容易的。当时没有照相机,又不像今天手机照相随手就来,要照相必须去离农场有5公里之远的罗敷小镇,镇上仅有一家小小的照相馆。而学军连又有严格的规定,不准随便外出,违纪给与处分。尽管如此,然后我们同学中有的胆大的,有的调皮的,有脑子灵活的,以各种借口借了我们排长或者其他熟悉的的解放军战士的服装,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顶着烈日去镇上偷偷去照相。。就像电影芳华里面的女主角何小平到了部队的第二天,就想去穿个军装去照个相,然后告诉家人的自豪感心情一样。我当时是班长,按理说借军装找个什么借口也不太难,但是由于我的这个班长身份,我不敢带头违反连里的纪律规定,一忍再忍的没有能去罗敷镇一趟。一个月下来,当其他同学都兴高采烈的拿着有军装的照片炫耀时,我的心情别提有多么沮丧。学军结束时我被评先 进干部,解放军指导员问我高兴不,我说不太高兴,因为没有照张标准的军人照片。指导员随后送我了一张他的签名照片,算是补偿。我看来是从小以身作则,遵纪守规,干部带头的乖孩子。这些有形无形的一种自觉,一直约束着我,成就了我的一步一步,也影响着我的性格发展,没有成就我更大的进步。真是缺一身军装,少一身胆量,缺以一种创新的气质!

丝路国际传媒网

        中学毕业后下乡,面对未来的出路,幻想着能够以参军的方式离开农村。要不是国家恢复了高考,我很可能实现了我的军人梦!大学时代,在我们的这个同学里边,有很多同学和我年龄差不多的,比我大的,也是多少有这样的军衣情结。一篇写现任总理大学时代生活的文章中写到,上大学的时候有两身衣服,其中一身衣服就是军装,他特别珍爱,经常舍不得穿。可见在那个年代,穿军装是所有的青年人,尤其男孩子梦想的时尚,男青年对军人形象的渴望,对绿军装的喜爱是共性的喜好。

       大学毕业后单位派我去武汉华中师范大学进修提高,学校规定教师可以坐卧铺,但是你如果不坐的话,这中间的差价一半儿归己。当时的我刚毕业不久,每月就是48元 这样一个青年教师,通过这一趟这个硬座可以多得十几元的补助,这是一个多好的事情。所以为了这十几块钱,当时从西安到武汉坐火车要几乎一天一夜,正值8月高温,我选择了坐火车坐硬座,我经过一天一夜的硬席折腾,感受到了火炉的武汉的热情。到了学校分配的宿舍,赶紧脱下了已经被汗水侵蚀的军衣,洗了以后挂在宿舍楼前的晒衣铁丝绳上,然后倒头就睡到了傍晚。醒来后赶紧去楼外收衣服,长长的铁丝亮晶晶在微风中抖动,喜爱的衣服不见了。我一时间惊懵了,这是什么情况?这身衣服还是父亲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托朋友在西安一个军队后勤工厂所买,我特别特别的喜欢,小小满足了我的一点军衣情节。现在衣服不翼而飞,到武汉才不到四个小时,这是武汉给我的见面礼啊,实在让人气恼。从此以后在校园里看到有穿着军装的学生,我都不由自主的盯着人家看老半天,总觉得他的衣服怎么有点像我的衣服呢。以后再洗衣服挂在外边就小心多了,时不时的出去看一下,一个学期下来再也没有丢衣服的现象发生。可见,是我的衣服惹的眼,是我的军衣惹的祸。

       与我一个进修班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其中有一个是武汉解放军后勤学院的一位李老师。有一次我与他课间谈起此事,他看到我那么渴望的神情和丢衣服后长长还没有褪去的沮丧,安慰我说他可以回学校问问后勤部门有没有被淘汰或者多余的衣服,帮我买一套回来。过了几天,李老师果然提了一个袋子来到我的宿舍,拿出一套衣服对我说,好说歹说帮你买了一套衣服,一共18元。我喜出望外,连忙打开一看,是一套崭新的空军制式的衣服,也就是上身是绿黄,下身是蓝色的那种。这下总算是弥补了我的失望。有一个军人在正规的军队院校买了一套正规的军衣,而我那套丢失的衣服好像失而复得似的,神清气爽情了好几天。虽然花了18元,当时一个普通的学徒工一月工资也才18元。但是当时因为这个衣服的来自不易,丝毫没有感觉到心疼。工作多年后,有几次去华中师范大学开会,我总是要去当时丢失衣服的宿舍楼前走一走,回味着那时的情景,只是再也没有与帮我买衣服的解放军大哥联系过。因此到现在我的这样一个穿军装照相的梦想一直没有实现。

       今天的社会,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们的穿衣风格也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今天衣服穿衣戴帽,反映了时代的特征,见证了社会变化的脚步。一个时代一个风采,一件衣服,一道风景,人们对美的理解,对美的追求都发生了非常非常多的变化。

丝路国际传媒网

       今天的绿军装好像已经成为农民工打工者的工作服,或是在离退休军人的身上偶尔可以看到,引不起青年学子的任何兴趣。曾经报载在80年代初,在甘肃一个贫困县,当时国家为了缓解这个地区地区的贫困状态,专门调拨了一批军装发给贫困的人们。刹那间整个县城全是穿军装的人,绿绿一大片,外地来的人以为是解放军的部队在此集结和换防。21世纪的今天我们进入到一个全 球化社会,多元化社会,那么人们的穿衣服追求的是更加个性化,多元化,时尚化。过去的我们对绿军装的执着,显示着单一和单纯,是那个时代的正能量。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单纯也折射着一元社会的盲目和僵化。今天人们的审美观念大大改变,个性和共性,自由和统一,一元和多元,和谐共生,已经成为时代最 大的美美与共。

       我和绿军装的故事虽然不会被今天的青年人理解,但是这个故事已经深深地扎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我成长道路上一段里程碑,是我们这一代人成长中最珍贵的一页,也许是我们国家前进路上一个不可或缺的台阶。 (本文作者系陕西师范大学国 际汉学院原院长 张建成教授)

编辑:轩一

丝路国际传媒网—服务丝路文化和丝路经济综合性门户网站。旨在传播丝路文化,传承丝路文明,服务丝路经济发展。为讲好“一带一路”故事,谱写丝路文化和经济华章而贡献传媒人的力量。

电话:13087583936 

邮箱:slgjcmw@163.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友谊西路188号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丝路国际传媒网 技术支持:陕西印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8014265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