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通:再谈陕西省政府西迁加快大西安组建

2019-03-08  来自: 丝路传媒网

         日前,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指出都市圈是城市群内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市化空间形态。发展城市群要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入手,要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这是带动城市群发展的新动向和战略举措。对陕西来说,就是要按照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和《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的要求,尽快组建大西安,构建大西安都市圈,带动大关中城市群发展,其突破口是西咸行政一体化。《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要推进西咸一体化,建设国际现代化大西安,主城区人口要超过1000万人,都市区面积要达到800平方公里;《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要推进西咸一体化,按程序优化行政区划调整,让国务院有关部门给予积极支持。国家对任何一个省、任何一个市都没有讲得这么具体,可是我们落实得太慢。济南莱芜10个月就完成了行政一体化,而西咸行政一体化10年了还没有实现。《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要求按程序优化行政区划调整,开了西咸行政一体化的政策口子。陕西要抓住这个机遇,尽快组建大西安,构建大西安都市圈,带动大关中城市群发展,落实国家发改委《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

      现在对西咸一体化的认识有一个误区,认为咸阳是千年古都,不能与西安合并。其实西安才是千年古都,是秦始皇咸阳的核心区,现在的咸阳是秦始皇咸阳的郊区。《关中记》中说:孝公都咸阳,今渭城是也,在渭北。始皇都咸阳,今城南南城也。(《史记·高祖本纪》注引)司马迁记载得很清楚:汉长安,秦咸阳也。秦始皇的首都咸阳在西安汉长安城遗址处,渭城区的咸阳是秦孝公的诸侯之城,不是古都。秦始皇的咸阳是没有城墙的,他说秦岭就是我的城墙,黄河就是我的护城河。汉朝皇帝在秦始皇咸阳处围了一圈城墙,封闭起来了。我们记住了封闭的有形的汉长安城,忘记了开放的无形的秦咸阳。秦始皇的章台宫就是后来汉的未央宫,秦始皇的兴乐宫就是后来汉的长乐宫,秦始皇的政治中心要放在阿房宫,秦始皇的陵寝在临潼,都在西安境内。西咸新区交西安市代管后,不管是秦始皇的首都咸阳还是秦孝公的诸侯之城咸阳都在西安了。现在的咸阳是明朝的时候为了保留咸阳的名字,在咸阳古渡处设了个咸阳县,就像我们在韦曲设了个长安县一样。现在的咸阳从来都不是古都,而是千年古渡,是首都咸阳的郊区,西安才是千年古都,是周、秦、汉、唐的建都地。不管是学术界还是国家有关部委,在陕西只认定了一个古都,就是西安。西安、咸阳几千年都是一个城市,只是解放后西安一度直辖了,不能管县了,咸阳县才从西安分出去了。后来咸阳县升格为咸阳市,又归西安管了,1966年~1971年咸阳市就归西安市管,文化革命中咸阳地区革命委员会的驻地就不能放在咸阳市,而只能放在兴平,后来市地合一成立大咸阳市才又分开的。分开只是历史的瞬间,几千年都是一家人,家和万事兴,闹分裂是没有出路的。

       为了消除某些咸阳人对西咸一体化的抵触情绪,排除阻力加快西咸行政一体化,建议省政府迁至西咸新区沣东新城(能源金贸区),以沣渭三角为核心,建设大西安的绿色新中心。西咸新区要单独打造大西安的新中心,我认为有很大的难度。西咸新区原来的定位是现代田园城市,而不是国际化大都市,要优美小镇点缀,都市农业衬托。没有足够的人口聚集和集中,怎么能成为城市新中心呢?原来的西安是小西安,西咸新区交西安代管后是中西安,只有西咸行政一体化了,才是大西安,才会有足够的人口聚集和集中,才会形成新的城市中心,大西安新中心需要西咸新区和咸阳共建才行。大西安新中心应当以沣渭三角为核心,按照总书记的新发展理念,打造一个现代化的绿色新中心,而不是人为地造一个传统的龙脉龙脉或中轴线只有古都如西安、北京或某些古城有,现代城市或新区是不讲究中轴线或龙脉的。上海、天津、武汉、重庆及浦东新区、滨海新区、两江新区、郑东新区等都没有中轴线或龙脉,西咸新区作为城市新区为什么不与时俱进,而要人为地造一个复古的中轴线或龙脉呢?原来西咸新区的规划要把这个中轴线或龙脉打造成大西安的主轴线,但它向南受阻于终南山,到不了陕南;向北受阻于九嵕山,到不了陕北,那怎么带动陕南陕北的发展呢?大西安的主轴线在西安主城区,新中心的南北轴线应当是沣河,东边是沣东新城,西边是沣西新城;东西轴线应当是渭河,南边是省行政中心、西咸新区管委会及沣东、沣西,北边是咸阳主城区及秦汉、空港。这个新中心不是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传统中心,而是创新城市发展、凸显绿色生态的现代新中心。当年西安市行政中心北迁,拉大了城市骨架,带领西安跨河发展。如果省行政中心再西迁,会加快西咸行政一体化,组建大西安的步伐,还会为陕西历史博物馆腾出一块繁华胜地,带动古城复兴,把古城打造成抢救、保存、研究、再现、展示、弘扬中国历史文化的博物城,打造成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标识地,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有人说,现在国家不让建楼堂馆所,省政府西迁没有可行性。北京行政中心不是迁出去了吗?在通州打造了一个副中心,疏解了北京城内的压力,不是给我们做出示范了吗?安徽三分巢湖地级市,实现了合巢行政一体化,省行政中心迁到了滨湖新区,让巢湖成为合肥的城中湖,生态环境和投资环境大大改善,吸引世界五百强和高科技企业纷纷到合肥落户,使合肥成了明星城市。湖南省政府南迁缩短了长沙与株州、湘潭的距离,促进了长株潭一体化发展。河南省政府东迁郑东新区,促进了郑东新区的发展。难道陕西就不能效法他们的做法吗?有人说新建一个省政府哪来的钱呢?请问北京行政中心迁到通州,而且给公务员盖了房子,哪来的钱呢?中国房改20年来所建的楼房比欧美200年建的还要多、还要快,哪来的钱呢?这些年中国城市建设得所以很快,与土地财政不无关系。这是马克思级差地租理论在中国的应用和成果。马克思级差地租1是说土地经过改良,多出的收益归土地所有者。马克思级差地租2是说由于政府的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土地升值的部分应当归政府,政府拿这个钱可以继续搞基础设施建设,为人民做公益事业。正是中国政府把土地盘活了,把土地变成了资本,用政府的无形资产来搞城市建设,才使地方政府在没有足够税收支持的条件下,把中国的城市建设得这么好。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胜利,是中国的伟大创造,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省政府迁到西咸新区,不但会带动土地升值,而且可以把沣河、渭河治理得更加美好,让大西安新中心的生态环境和投资环境大大改善,会吸引国内外投资者到西咸新区发展,带来的税收和经济效益不但能建好一个省行政中心,更可以建好一个现代化的大西安的绿色新中心。

         西咸一体化,组建大西安,不能简单化地合并,而要系统化地构建。咸阳地域面积很大,西北方向是丘陵沟壑,建不成国际化大都市,只需将咸阳主城区(可改成咸阳区)和泾阳、三原、兴平、礼泉划给西安就行了。西北方向的旬邑、淳化、彬州、长武和富平划给铜川,把铜川建成渭北的中心城市。剩下的乾县、永寿、武功和扶风、周至、眉县划给杨凌,把杨凌打造成中国独有、世界独有的农科型中心城市。杨凌、铜川和渭南都在西安1小时通勤圈内,还可以成为西安的卫星城市,与西安构成一个大西安都市圈,这个格局是重庆、成都、武汉、郑州没有的。习总书记在陕西考察调研时,让我们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找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引导新常态,追赶超越。省十三次党代会要把陕西打造成一带一路的核心区,国务院要把关中平原城市群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级别城市群,市委十三届四次全会要把西安建成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找准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沿海开放看深圳,一带一路看西安,通过三分咸阳,组建大西安,构建大西安都市圈,可辐射带动关中平原城市群,引导新常态,服务一带一路,带动陕西追赶超越,重振汉唐雄风,再创昔日辉煌,促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以实现。(作者系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


丝路传媒网,是以丝路文化和丝路经济为主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旨在传播丝路文化,传承丝路文明,服务丝路经济发展。为讲好“一带一路”故事,谱写丝路文化和经济华章而贡献传媒人的力量。

电话:13087583936 

邮箱:slgjcmw@163.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友谊西路188号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丝路传媒网 技术支持:陕西印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8014265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