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通:济南合并莱芜形势逼人 西咸行政一体时不我待

2018-10-29  来自: 丝路传媒网

initpintu_副本.jpg

    近期从网上多次看到,济南要合并地级市莱芜,把省会城市做大做强。 目前,济南的经济总量在山东位居第三,排在青岛、烟台之后,很难发挥省会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山东抓住建设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机遇,通过合并莱芜把济南打造成新旧动能转换的核心城市,使山东东西部协调发展。

    前些年,安徽三分巢湖地级市,北边给了合肥,把省会合肥做大做强,可与南京抗衡,发挥省会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南边给了马鞍山和芜湖,做大做强皖江城市带。正是靠着大合肥和皖江城市带的辐射带动,安徽这些年发展得很快,国家把安徽划到了长三角。这两个省都是从本省实际出发提出方案,报到国务院很快就获批了。

    陕西西咸一体化提出已经快20年了,但至今没有完全实现。西部大开发的总战略要依托亚欧大陆桥等重要交通干线,发挥中心城市作用,以线串点,以点带面,有地推进。西安是亚欧大陆桥经济带的心脏和西部大开发的桥头堡,当时我们就提出了西咸一体化。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的总战略要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带领大西北,推进西(安)咸(阳)一体化,打造国际化大都市,主城区人口要超过1000万人,都市区面积要达到800平方公里。国家给任何一个省、任何一个市都没有讲得这么具体。原来的西安是“小西安”,西咸新区交西安代管是“中西安”,只有实现了西咸行政一体化才是“大西安”。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要求“推动西安—咸阳一体化发展,按程序合理调整行政区划”,“国务院各有关部门”要在“优化行政区划设置等方面给予积极支持”,打开了行政区划调整的政策口子。我们应当抓住这个政策机遇,在《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到期之前,实现西咸行政一体化,真正组建大西安。

    济南合并莱芜,合肥整合巢湖,都是着眼于省域发展,实施“强省会”战略,提高省会城市首位度。但西咸一体化、建设大西安,不只是为了“强省会”,提高西安省域首位度。西安城市首位度已经很高,远高于行政区划调整后的大济南、大合肥。与济南合并莱芜、合肥整合巢湖不同,西咸一体化、建设大西安是国家战略。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推进西咸一体化、建设大西安,是要把西安建成国际化大都市,以便带动大关中,带领大西北发展。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推进西咸一体化、建设大西安,是为了把西安建成国家中心城市,“强化面向西北地区的综合服务和对外交往门户功能,提升维护西北繁荣稳定的战略功能”,“打造带动西北,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现代化都市圈”。因此,我们要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去认识西咸一体化、建设大西安,而不是局限于省域范围去“强省会”,提高西安城市首位度。习总书记到陕西考察调研,让我们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找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带领新常态,追赶超越。陕西第十三次党代会已经找准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要把陕西打造成“一带一路”的核心区。西安第十三届四次市委全会也找准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要把西安建成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要支撑起“一带一路”核心区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必须实现西咸行政一体化,组建大西安。陕西的人口远低于河南、四川,按照人口比例西安作为省会已经够强,首位度已经够高。但是放在大关中,放在跨区域的“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城市群”,作为“带领西北地区发展的重要增长极”、“一带一路”核心区的“核”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西安“中心城市辐射带动作用不强”。因此,必须尽快实现西咸行政一体化,组建大西安。

    西部大开发时任总书记江泽民到陕西、在西安发布西部大开发动员令,本来西部大开发的热点应当在西安为中心的关中地区,但陕西没有及时推进西咸一体化、组建大西安,结果热点跑到成渝去了。因为重庆是合并了原万县市、涪陵市和黔江地区的直辖市,成都是合并了原温江地区及简阳市的“大成都”,对国内外投资者和人才的吸引力大大高于“小西安”。习总书记给时任省政府领导讲陕西处在“一带一路”核心区,这个定位比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和福建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区高。但陕西西咸一体化的步伐太慢,“一带一路”核心区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宣传和落实得不够有力,中央召开的“一带一路”建设5周年座谈会,让重庆和四川发了言,热点似乎又在向成渝转移,西部大开发的情景好像又在重演。莱芜离济南100来公里,但山东为了“强省会”,济南合并莱芜一步到位,只用了10个月时间,“山东速度”形势逼人。西咸行政一体,组建大西安,时不我待,不能再拖了。西安、咸阳历史上一直是一个城市,分开只是历史的瞬间。实际上西安才是“咸阳”,咸阳不是“咸阳”,就像西安才是“长安”,长安不是“长安”一样。汉长安、唐长安在西安,我们只是为了保留“长安”的名字把韦曲叫了个长安。《关中记》说:“孝公都咸阳,今渭城是也,在渭北。始皇都咸阳,今城南南城也。”(《史记·高祖本纪》注引)秦始皇的咸阳在西安,司马迁讲得很清楚,“汉长安,秦咸阳也”。秦的章台宫就是后来汉的未央宫,秦的兴乐宫就是后来汉的长乐宫,秦始皇的政治中心要放在阿房宫,秦始皇的陵寝在临潼,都在西安范围。我们讲的咸阳是秦始皇的首都咸阳,不是秦孝公的诸侯之城咸阳。西咸新区交西安代管后,秦孝公的咸阳也完全在西安了。西咸一体化没有历史障碍,现在的咸阳主城区实际上是关中八景“咸阳古渡”所在地,是“千年古渡”,不是“千年古都”。是明朝的时候时为了保留“咸阳”的名字,在咸阳古渡处设了个咸阳县,现在升格为咸阳市。西咸行政一体化后,可将咸阳主城区改为“咸阳区”。目前西咸新区已使西安、咸阳融为一体,经过近20年的蕴酿,西咸一体化已经成为多数人的共识。现在只需拿出魄力,下定决心,“按程序合理调整行政区划”。

    西咸行政一体,组建大西安,是为了建设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不是单纯地“强省会”,追求西安的首位度,不能简单化地合并西安和咸阳。组建大西安要集中力量打歼灭战,而不要四面出击,分散力量。咸阳地域较大,其西北是农业区、资源区、丘陵沟壑区,建不成国际化大都市,还会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包袱。陕西应当借鉴安徽三分巢湖的经验三分咸阳,只把适合建国际化大都市的咸阳主城区和泾阳、三原、兴平、礼泉划给西安就可以了。咸阳主城区在1966年~1971年就归西安管,现在渭城区、秦都区大部分地域划归西咸新区,已由西安代管了。泾阳是大地原点所在地,应整体划归西安,西安可名正言顺成为祖国版图中心。三原是西安的北门户,包茂高速到渭北和陕北,211国道到银川,咸宋公路到韩城是从三原分叉的。兴平的主要产业是国防科技,划归农业为主的杨凌管不好,划归西安可把西安的国防科技产业进一步做大做强。礼泉是唐朝开国皇帝李世民的陵寝所在地,是世界较大的陵园,划归西安可把唐的文化旅游做大做强,还可与泾阳一起治理好泾河,再现“泾渭分明”胜景。西安是著名古都,西安主城区的格局是典型的“九宫格”。大西安处在大地原点上,是“米”字形交通骨架的交汇地,依托“米”字形交通骨架,大西安可以形成一个大“九宫格”。双重“九宫格局”是西安城市的特色,在全国是的,“九宫格局”的大西安规划曾获原建设部大奖,不能随意改变。

    杨凌是国家干旱、半干旱农业示范区,但是杨凌既不干旱,也不半干旱,实际上是个“试验区”,起不到“示范区”的作用。要使杨凌成为一个“示范区”,建议将乾县、永寿干旱县,武功、扶风半干旱县,秦岭北麓的周至、眉县划给杨凌。周至划给杨凌不影响向西安供水,将来“引汉济渭”完工后要由省上统一管理向大西安都市圈供水。各种地貌的县都有了,就能起到示范作用。现在国内外致力于农业高新技术的人才、技术、资金、项目多的是,就是没有地方可去,需要有人搭平台。杨凌是一个高新农业示范区,可建成中国、世界的农科型中心城市,吸引国内外致力于农业高新技术的人才、技术、资金、项目向杨凌聚集。咸阳北部的彬州、长武、旬邑、淳化及富平应当划归铜川。铜川是陕西的第二个省辖市,现在“矿竭城衰”,被国家发改委列为资源枯竭型城市。资源枯竭型城市可持续发展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但只要调整行政区划就不难解决。铜川的煤炭管理、培训力量较强,但没有对象了。彬州、长武、旬邑、淳化煤炭建材资源丰富,只要优化组合,铜川的转可持续发展就可以解决。陕西要追赶超越发展,需要发挥关中的作用。关中地域的主体在渭北,渭北落后关中就很难追赶超越。渭北要追赶超越必须有中心城市带动,铜川处在渭北核心和陕西南北交通脊梁上,较有条件发展成为渭北的中心城市。做大做强铜川应当成为陕西的重大战略。富平是老一辈革命家习仲勋的家乡,照金是习仲勋的根据地,旬邑马栏当年是关中工委所在地,整合起来打造关中红色旅游基地,可落实总书记的不忘初心。富平1958年~1961年就归铜川管,富平庄里陶瓷厂到现在都属于铜川,富平梅家坪是进入铜川新区的门户,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要加快建设铜川—富平城乡统筹示范区,因此把富平划归铜川才是合理的。

    杨凌一开始就是作为西安的卫星城市规划的。铜川行政中心迁到耀州区了,西安行政中心迁到张家堡了,省上正在推进西铜同城化发展。渭南是陕西的东大门,渭南到西安高速公路仅半个来钟头,省上正在推进西渭融合发展。因此杨凌、铜川、渭南还可以与西安组成大西安都市圈。大西安都市圈不能只向东西方向的杨凌、渭南发展,还应当向北朝铜川方向发展。只有向北发展,才能辐射带动渭北的发展。陕西打造富阎板块,就是为了支持渭北的富平发展。但把富平纳入大西安都市圈后,就没有必要再把富平并入西安了。阎良是我国较大的综合性航空工业基地,阎良航空基地要进一步发展,必须向中心城区靠陇,融入西安核心区,这样才有利于招商引资,招才引智。朝富平靠近,远离西安核心区,不利于阎良航空基地的发展。阎良原来是从临潼独立出去的,现在临潼渭北工业园招商引资面临困难,建议与阎良航空基地整合,发挥西安中心城市的优势,把航空工业做大做强。这样既使富平融入大西安都市圈,又使中国较大的航空工业基地更快较好地发展。从大西安到大西安都市圈,可进一步提升、加强和发挥西安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大西安都市圈的格局重庆没有,成都没有,武汉没有,郑州更没有。大西安都市圈可支撑起“一带一路”核心区,加快西安成为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便于发展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这样,西安就抓住了“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在新时代追赶超越郑州、成都、武汉和重庆。沿海开放看深训,“一带一路”看西安,大西安都市圈将带领中国由老二变老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再创昔日辉煌,重振汉唐雄风。

丝路传媒网,是以丝路文化和丝路经济为主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旨在传播丝路文化,传承丝路文明,服务丝路经济发展。为讲好“一带一路”故事,谱写丝路文化和经济华章而贡献传媒人的力量。

电话:13087583936 

邮箱:slgjcmw@163.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友谊西路188号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丝路传媒网 技术支持:陕西印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8014265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