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云儒新著《八万里丝路云和月》出版面世

2020-06-11  来自: 丝路国际传媒网

丝路国际传媒网

          著名文化学者、文艺评论家、书法家。曾任中国文联全委、陕西文联专职副主席、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陕西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陕西策划协会主席,国家和省级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津贴。

         现为陕西省政府参事室文史馆员,西安交大特聘教授。被学界誉为散文理论的先行者、西部文学的开创者、丝路文化的探寻者。50年前提出的散文写作要“形散神不散”的观点,影响文坛半世纪,收编进20几种大学教材和辅导资料。

         25年前关于中国西部文化的系列论文和专著《中国西部文学论》,是该领域第一部理论著作,被誉为西部文化理论体系的开创性研究成果。出版丝路专著《中国西部文化论》《西部向西》《丝路云履》《丝路云谭》《丝路云笺》五部,《走过》《画 · 说云公》《不散居文存》等多部,肖云儒总共发表作品688万字,著作35部。

丝路国际传媒网

            《八万里丝路云和月》一书是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先生几次亲历丝路的作品精选本,现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正式出版发行。本书是对丝绸之路经济建设的文化阐释,凝结着八万里丝路的足迹和友谊,承载着一位古稀学者的一片赤诚和大爱情怀,铭记着万千丝路同胞的友好互动和心意互通。

       在行走中阅读文明,在体验中融通历史,在广袤的西部、无尽的丝路上,收割思想!

       从空间上来讲,丝绸之路是地球之弧;从经济上来讲,丝绸之路是地球之链;从精神上来讲,丝绸之路是地球之虹。多彩的人类文明汇聚于此,若霓虹飞天。这条神奇的路贯通着人类已经逝去的文明和即将复兴的荣耀,值得倾注毕生心血。

                                                      ——肖云儒  

丝路国际传媒网

丝 绸 之 路 万 里 情

作者  丨  肖云儒

         这条路,有人终生与之无缘,有人终生与之结缘。

         张骞在自己五十年的生命中,有十七年行走在这条路上。加上前前后后筹备性、延展性的工作,他的有效生命有一大半献给了这条路。

         从公元前138年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算起,整整过去了两千一百五十二年。时光到了公元 2014年7月19日,由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委对外宣传办公室指导,由陕西省新闻出版广播电视局主办、陕西广播电视台承办,全国多家媒体共同参与的“丝绸之路万里行”全媒体文化体验活动正式启程。我们这支由全国多家媒体组成的汽车自驾游媒体团队,从西安出发,沿着张骞踏出的路行走,以近六十天的时间,途经亚欧八国,2014年9月10日,顺利、圆满到达了罗马。

        我们将这次行走命名为“丝绸之路万里行”。我们是记者又是行者、司机,我们走着、写着也拍摄着,观察着、感受着也思考着。在匆匆的行程中采集鲜绿的感受,收割金黄的思想。

丝路国际传媒网

           正像一位媒体资深大姐在微信中感慨:有些路很远,走下去会很累,可是不走会后悔。

        也正像另一位媒体资深大哥在微信中感慨:只要选择了目标,世界都会为你让路。我建议他把这句话改成:只要选定了目标,世界都会帮你开路。

        我们看见过月下的丝绸之路。乌兹别克斯坦希瓦古城城堞上挂着一钩明月,它用清辉给清真寺和宣礼塔镶上银边。没有路灯的土街小巷中,居民席地而居,在月色中找回一丝清凉。城墙上这里那里砌着坟墓——他们的风俗,即便化为幽灵也要保护自己的城池和家园。

         我们看见过日出的丝绸之路。哈萨克草原的拂晓,一群散漫的骆驼好像接到真主无声的旨意,一齐仰起头朝向东天,就在这一刹那,太阳冲决遥远的地平线,抛洒出第一缕光亮。驼群重又缓步散开于草原,而一队马群却奔腾而来,在逆光中扬起如烟如絮的轻尘。大地在这样的仪式中苏醒了。

      我们看见过大雨滂沱的丝绸之路。经过新疆和中亚近一个月炽热的干烤,格鲁吉亚口岸竟然用清爽的雨水为我们洗尘,而车队刚刚离开,公路便在大雨中塌陷。一喜一惊之间是什么滋味?行程最后一天,车辆要从那不勒斯港托运回来,突然又大雨滂沱,仔仔细细将每辆车洗得纤尘不染,是为了我们好回去向祖国汇报吧,天公想得何其周到!

        我们看见过海陆交会的丝绸之路。威尼斯城的马可·波罗从眼前这个水上寓所出发,踏上了他水陆兼程的东方之旅。而在伊斯坦布尔,波光粼粼的海峡与彩虹熠熠的跨海大桥,构成一曲钢琴与弦乐的协奏,为亚欧海陆的交流通达伴奏。

…… …… 

丝路国际传媒网

         穿过喜怒哀乐的历史,经过酸甜苦辣的奔驰,终于临近了一个重要时刻。为了真实准确地记录这个时刻,请允许我引用媒体同伴们严谨的报道——

         北京时间2014年9月10日22:30,罗马当地时间16:30,宏伟的罗马市政厅广场,军乐队奏响意大利名曲,欢迎远道而来的中国“丝绸之路万里行”车队。这个车队历时60天,途经8个国家,行程15000公里,抵达了终点站罗马。意大利国家电视台与陕西广播电视台联合对仪式做了现场直播。罗马市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将现场围得水泄不通。

          风尘仆仆的“丝绸之路万里行”车队在警车开道下经过阿尔德阿缇娜门、卡拉卡拉浴场、圣乔治和圣瑟里奥-维贝纳大街,到达世界闻名的古斗兽场,随后转入帝国广场大道,驶向威尼斯广场,最终到达由米开朗基罗设计的市政厅广场。整个行车过程,有直升机低空盘旋追拍。

        在乐队伴奏下,中国驻意大利特命全权大使李瑞宇和罗马市副市长涅利亲自迎接,分别发表欢迎词。意大利前总理普罗迪先生发来祝贺视频:“我们在等待了两千多年后,又实现了重启丝绸之路的计划!”一句话道尽了此行的重要意义。之后,中意双方交换了礼物,并寄语丝绸之路各国友谊长存。

丝路国际传媒网

         正在罗马旅游的陕西女企业家们围住媒体团合影,说今天太给咱中国长志气了!在快门按下的一刻,大家竖起大拇指,用西安话喊:长安——罗马,吔!

         意大利旅行社地接导游尹建林更是感慨不已:“我出国来这里干20年导游了,这么高规格,这么轰动,第一次!来劲、提气、长脸!”

          张骞第六十七代后裔、媒体团成员张利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回到家乡第一件事就是去张骞墓前上香,告慰先祖,这次他走了祖先曾经走过的古代丝路,也沿着祖先的足迹探访了他未走过的“现代丝绸之路”。

         随行的著名主持人王志感叹:“重走丝绸之路”之前有电视媒体做过,日本一次,央视两次,凤凰卫视一次,但前四次都是分段走,这次是一口气走下来,走得最远,参加的人数最多,媒体种类最全,制作的节目类型和数量也最多。这是一次伟大的行走!

丝路国际传媒网

          各类报道多到什么程度呢?采访团团长、陕西卫视副总监杨文萌已有详细的小结,无须我再赘述。

         许多媒体也报道了我在仪式现场回答主持人王志的提问时说的一段话。这也是我在专程赶到罗马的来自国内北京、上海、天津、山西、陕西等二十家家媒体召开的记者会上的一段丝路行感言:“从准备‘走丝路’开始,我就一直在思考:丝绸之路是一条怎样的路?丝路精神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原来只认为这是一条文化交流之路、商贸往来之路。这次走了全程,认识有了拓展和提升。除了商贸往来之路、文化交流之路,丝绸之路还是民族团结之路、战略转型之路、展示美丽之路。今天的丝路与古代丝路相比有了质的变化。”

丝绸之路——文化交流之路

         一路走来,我们考察或经过的世界文化遗产有40处以上。从我生活的长安城——西安开始,你忘不了敦煌、高昌、塔拉兹、撒马尔罕、希瓦、戈里石头城、卡帕多西亚露天博物馆、梅黛奥拉修道院、圣索菲亚教堂、雅典卫城、奥林匹亚、威尼斯、佛罗伦萨、罗马斗兽场、庞贝古城……丝路沿线各国(包括途经伊朗、伊拉克两河流域的南线)拥有的世界文化遗产达300余处,占到全球世界文化遗产的一半。你会强烈感知到,人类文明瑰宝在丝路聚集的密集度,的确世所罕有;丝路文化在世界文明中的地位,的确至高无上。

         现在谈丝绸之路,大都从具体史实,譬如张骞凿空西域开始。我想将这个话题延伸得更远更深,从人类文明发展的内部要求和动力机制来开始丝路文化的叙说。

         1949年,德国学者雅斯贝尔斯在专著《论历史起源及其目的》中,第一次把公元前500年前后同时出现在中国、希腊、印度等地的人类文化突破性现象,称之为“轴心时代”。这既是一个重大的文化现象,也是人类思维的初始建构。公元前500年左右,铁器由东方传到西方,剩余的粮食促生了最初的贸易和货币,工商航海业扩大了人们的视野,提高了人们的创新思考能力,部落制被不同王国、帝国取代……新的社会动向,迫切要求做出新的思考和解释。

丝路国际传媒网

           那时候埃及已经被波斯帝国划入阿契美尼德王朝,两河流域的巴比伦文明也已衰败,只有地中海文明中的希腊、罗马文明,中华文明和印度文明焕发着活力。这三大被隔离的文明,三足鼎立承担起对世界做出新解读的重任。于是在东方和西方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孔子、老子、佛陀、苏格拉底等大思想家。这些文化的集大成者,从不同方位思考着一些类似的问题,如生命起源、根性思维问题,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神的关系问题,制度的构建和作用,王权的道德基础等问题。这些都是人类与社会的一些根本问题、终极问题、元问题,所以,他们被称为元典思想家。这个诞生了世界几大元典文明的带形地区,即由地中海经中东到中国的北暖温带,亦即地球400毫米等雨线内外,正是后来丝绸之路经过的地区。丝绸之路其实就是世界元典文明带。

          轴心时代的文化精神,奠定了人类基本价值体系框架,直到今天,有的也仍然是人类文明的基本价值和准则,可以说,它们构成了历史和精神发展的原动力。它们虽然当时都还处在隔离状态,但文化思想如水一般的流动趋势却已形成,不可遏制。这是文明和文化发展的“动力学”。这才是出现丝绸之路最深层的动力,才是丝路为什么横贯在北暖温带,为什么能将中华文明、中亚中东文明和地中海文明三大文明贯通的深层原因,也才是丝绸之路最重要的文化意义。

          到了现代,这些文明已经由传统的文化凝聚和展示,提升为自觉的文化传播、文化活动、文化研究和文化产业。西部的许多大学正在成为丝绸之路沿线各国人才培养基地,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高峰论坛和研究中心,都雨后春笋般地涌现。文明的传播,包括丝绸之路的文明传播,已经纳入社会发展创新的总格局,成为国家和地域软实力(文化观念与形象体系)和硬实力(文化设施与产业体系)的体现。

丝绸之路——经济共赢之路

张骞只是有史可据的、代表国家凿空西域的第一人。

          事实上,早于他三四百年的轴心时代,丝绸之路上已经有了许多先行者筚路蓝缕地前行。在陕西、湖北的博物馆里,展览着秦、楚时代的波斯金币和金银饰品,秦代商人乌氏倮也早以牛羊换黄金,又用黄金去大宛国购买汗血马供征战使用。同时,我在罗马、伊斯坦布尔的博物馆里也看到过早于汉代的中国丝绸和陶器。这都表明,早在先秦到秦汉,丝绸之路的文化与商贸交流已经开始。

         到公元前240年左右,亚历山大帝国之后的安息王国(伊朗),将欧亚两头的行走合龙,连接成一道桥梁,为贯通丝绸之路做了很大贡献。《史记》记载,张骞第二次出使到乌孙、大宛,曾派副使去安息,对方有隆重的欢迎仪式,这成为丝绸之路在国家层面正式开通的标志。后来因汉朝与安息关系对立,东汉的班超本想直接去大秦(罗马)被阻,但他的属下甘英却到过土耳其一带。当年很多波斯商人来中土,愿意改汉姓留居下来。汉唐时期波斯人是“富人”的象征,李商隐曾以“穷波斯”“瘦人相扑”作为反话调侃波斯人。

丝路国际传媒网

           当前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使古丝绸之路上自然经济背景下自发的商贸活动上升为沿途各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思路,并且进入了全球市场经济总格局。沿途每个国家的政要接受我们采访时,都明确表示丝绸之路经济带也是他们的发展战略,热盼尽快融入。我们忘不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新疆华凌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等大型企业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踢出了漂亮的头三脚,我们也希望陕西大型企业能更快进入。中亚诸国和土耳其、希腊,已经与中国在油、汽、光伏等能源产业,高速铁路、高速公路、集装箱码头,以及森林开采、现代农业方面进行有效合作,赢得了一批硕果。

          古今丝绸之路上,民间自发性商贸和规模化的经济往来、现代市场,完全是两个境界两重天。

丝绸之路——民族团结之路

         从张骞开始,丝绸之路就是和平、和睦解决民族和国家纠纷的典范。古高昌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玄奘与高昌王结为兄弟,高昌王给了玄奘很多盘缠和沿途通关文牒,帮其顺利前行。玄奘取完经,本可由尼泊尔直接回国,为了感谢高昌王,又特地绕回来,兑现在高昌讲经三年的承诺。

         一百多年前,陕甘的回民从黄河流域沿丝绸之路西进到中亚楚河流域,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辽阔的草原接纳了这些异域的子民。他们在那里安居乐业,以自己的勤劳、善良和精良的务农务果务菜技术赢得了许多信任和美誉,成为这些国家一个活力充沛的新民族——东干人。

          而祖居楚河流域的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人,几百年前也有一支迁徙到中国青海,在黄河岸边的循化骆驼泉定居,成为中国的撒拉族。文化界的许多耆宿都在作品中都提到过撒拉族诗人阿尔丁夫·翼人怀念故土的《黄金诗篇》。我到达撒马尔罕那天,翼人发来长长的信息,要我代他在故土向祖先祷告。

          在丝绸之路沿线迁徙和融合的民族,现在成了丝绸之路经济文化交流的生力军。东干的陕西乡党,许多年轻人从西安和中国其他地方的高等院校毕业,以他们对故土的感情和中文能力,在当地中石油等中资援外企业工作,或从事与中国交流的其他工作,十分活跃。接待我们车队的人员中竟有四名东干青年毕业于西北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

丝路国际传媒网

丝绸之路——美丽展示之路

        丝绸之路真是一条流动着美的画廊。沿途的山川大地,变幻着古朴之美、苍莽之美、灵秀之美、凝重之美、高贵之美,几乎穷尽美的各种形态。美丽的山川,烘托并积淀为美丽的民情风俗;美丽的音乐歌舞,宣示着美丽的心灵和感情。

         到处都有微笑。大地以起伏的曲线、大山以林木的喧哗、大海以浪涛的涌动迎接我们。人们用歌舞迎接我们,用笑靥和美好的言辞温润我们。面包和盐,咖啡和茶,马和骆驼的奶子,令人望而生畏却又心怀感动的烤全羊、烤牛排,以及纷至沓来的奶酪黄油,伴和着热情和友谊,伴和着新颖美好的民俗民艺,伴和着发展自己国家的渴望,时时感动着我们。

         美丽资源、感情资源会化育为美丽和感情的产业、美丽和感情的经济。这是丝路经济新的发展领域,有着广阔的空间。

丝绸之路——国家发展之路

         经济文化的合作共进、民族民心的理解交谊一旦形成,丝绸之路沿线各国的合作联姻就有了稳固的基础。从古代开始,丝绸之路就是一条合作之路,就是汉朝联合西域各国围堵阻击屡屡侵犯中国的强敌匈奴的一个大谋略,就是汉朝的政治、经济“连横”。

         在人所共知的当下世界政治地图上,中国向西华丽转身,不但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而且早已通过上合组织、亚信组织全面加强与中亚、西亚和欧洲的友好合作。最近更是有学者明确提出“丝绸之路与上合组织融合发展”的命题,这意味着什么,“你懂的”。

        习近平主席同时提出了建设陆上、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最近在访问南亚时得到印度、斯里兰卡等国响应。这又意味着什么,“你也懂的”。

         “一带一路”很像一个太极图,陆上丝绸之路是阳鱼,由西安辐射性地朝北欧、中欧和南欧延伸。海上丝绸之路是阴鱼,由我国沿海许多港口出发向南、向西收束性地指向地中海。一阳一阴,一陆一海,将欧亚大陆紧紧相连。这是中国拥抱世界的两个臂膀。

丝路国际传媒网

丝绸之路精神就是“走出去、谋发展”的精神

           那么,什么是丝路精神?

           如果可以用个人感受性的语言来表述,我想说,丝路精神,其实就是“走出去,谋发展”的精神。“路”是行走,上路就是走出去,朝外面、朝他乡他国走。“丝绸”是做生意。走出去搞什么?搞和平的友好的经贸活动,不但是物质商品(衣物)而且是文化商品(美丽)的交易。

           汉武帝封张骞为“博望侯”大有深意,宏博而望,面向世界呀!这是一代英主为张骞的大视野大眼光点赞呀!所以,我们说,张骞是中国走向世界的第一人。

         走出去谋发展,要求我们有“博望眼光”和“丝路意识”,逐步将经济社会发展仅仅局限于内线作战、向心交会的思路,改变为同时注重,甚至更注重走出去,在外线作战和离心交会中谋发展的思路。这种“博望眼光”和“丝路意识”会使我们对许多问题有新的看法、新的做法。

         譬如,对西部大开发与关中—天水经济区建设,我们过去可能更多地看重区域经济或国内经济范围内的输血和造血机制,常常把西部当作投资、扶持对象。丝绸之路的博望眼光则让我们发现,一旦面向中亚、西亚,西部自身完全可能成为投资主体。

       西部可以像新疆华凌集团有限公司那样将资金、人力、物力投资到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市场的大流动中滚动增值,壮大自己,取得加速发展的主动权和国际市场的话语权。

丝路国际传媒网

            近年来,西方思想界在研究丝绸之路的动力机制时更提出,当代若能由古代丝绸之路的内向超越转向外向超越,促成丝绸之路经济带辐射丝路之外更广大的地区,极有可能促成第二个“文化轴心时代”的到来。这条古老文明线将成为当今世界崭新的经济文化发展线。习近平主席提出创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不正是要我们朝此努力吗?

          “我古老的丝路,一定会对年年投下的种子,报以绿荫!”我绝对相信这位佚名诗人的诗句。


丝绸之路万里行,

丝绸之路万里情。

丝绸之路万年青,

丝绸之路万古存!

2014年9月14日,中国北京—西安

本文选自《八万里丝路云和月》

编辑:李金峰


丝路国际传媒网—服务丝路文化和丝路经济综合性门户网站。旨在传播丝路文化,传承丝路文明,服务丝路经济发展。为讲好“一带一路”故事,谱写丝路文化和经济华章而贡献传媒人的力量。

电话:13087583936 

邮箱:slgjcmw@163.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友谊西路188号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丝路国际传媒网 技术支持:陕西印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8014265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