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西医实为现代中国之幸

2020-03-08  来自: 丝路国际传媒网

       抗疫大战目前已初霞曙光。在众多的因素里,中国既有西医更有中医药无疑是患者之幸,中国之幸,人民之幸。   

       从中医中药讲,中华五千年来历经了大的瘟疫三百多次,正是有歧伯,张仲景,华陀,扁鹊,李时珍等等等等凭为民除疾的拳拳之心,悬壶济世,拯救万民,护佑中华民族五千年。

       几千年来,这些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的优秀医药人才就是通过传承而促进中医药不断发展的!巜伤寒论》 《本草纲目》,甚至北京同仁堂等传承数百年的医药老号不就是中华中医药的典型代表么?当巜同仁堂》在京城引起众人惊羡目光的时候中国人还没人听说西医西药。遗憾的是雅片战争前后 传教士和英荷商人最初免费的西医西药“恩赐”到新中国成立已在大城市占了半壁江山。有资料显示,解放后4,5亿的人口,有中医55万,而现在14亿人口,中医仅有不到3万。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政府对中医西医都很重视。现任山东力明教育集团董事长王力一的父親就是1956年我国培养的第一代中西医结合医生。这位立志献身中西医结合事业的老教授为培养更多的中西医结合人才,1985年创办了我国第一所中西医结合大学,即:山东中西医结合大学。但高层也有极少数人排挤中医药学,代表人物就是国家卫生部第一副部长,党组书记贺诚、副部长王斌。其因排挤中医药政策的行为而被中央撒职(时任新中国首任卫生部长为爱国将领冯玉祥的夫人李德全,后为全国政协副主席)。这是党和政府明确支持保护中医药学的公开表态。随着社会进步和发展,尤其在改制以后,中医药学领域日渐不被重视。

      我曾与中国民间中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陈珞珈出席一场中医创新活动,这个1985年在人民大会堂成立,首任会长邓颖超担任的行业协会会长讲起起草《中医药法》三十余年多次停滞的艰难过程几次沉默。联想民间中医,不少都是凭祖传医术或绝招而受到民众欢迎和尊敬的。他们中有的人就因为申领执照必须过英语关而无法公开开诊。

      浙江义乌有个能治会治颈椎腰椎病的中医张金元利用祖传配方,使国内国外慕名求她治疗的患者全都满意而归,中央和地方媒体多次报道她义务为患者服务的事迹,当地有关单位也挺支持她,但因考英语过不了关而申请不到营业执照。著名的巜中华龙书》创始人,中外艺术交流研究院院长林运南先生因肠道疾患在家乡医院连做几次C丅显示需手术。他筹措N万交给医院准备手术。幸运的是手术前有朋友推荐福建一82岁的老中医。他要回手术费并出院转而请那位民间老中医为其手木。

      仅仅十几分钟手到病除。而林先生按这家医院的要求交的是N万(不便透露这家医院和手术费用),这位老中医收的是500元。著名的第20代武当道家医术传承人、中国中医研究院特聘专家、曾任江西省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喻德元老先生治好过许多被西医称为:“没治”的疑难大病,且收费低的远超患者想象。我认识西安的退休老中医曹家华,几年前因大人抱孩子时皮带将孙女肚脐旁一寸许划伤化脓。跑了两个二甲一个三甲医院均以条件不具备让去西安儿童医院住院手木。我们知道西安儿童医院任何时候去都是人满为患,何况已是傍晚时分。我找到曹老先生看过,他让买一盒火罐,一盒利巴韦林针剂,按照他教的方法回家处理。仅仅三天小孙女伤口竟结珈全好,全部花费共49元。这就是民间中医!也是白岩松与三位中医专家对话中提到的中医有需求但因不挣钱而不受重视!

        2003年“非典”,以广州中医药大学一附院 救治一例至痊愈出院约为五千多元,而西医救治至痊愈出院至少在五万元以上。那么这次疫情的救治情况呢?据说在同样危重的状况下 中医药救治至痊愈出院约在2至3万,西医的救治成本是约20万。如果无奈使用ECM0(体外肺)开机一次即约40万(当然以官方公布成本为准)。我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全民还都在奔小康的路上。同时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我国还有许多国际义务需要承担,因此还没有到任何事可以不比较成本的地步。中医药和西医在都能救治生命的前提下为国节约费用,节约资源理应是优先考虑。许多人都清楚中医花钱少且能治病,尤其在民间有许多有绝招,或是疗效惊人的祖传验方,否则抗日时期这些中华中医药宝贝就不会被侵略者搜查抢夺。 韩国,日本也不会抢注中药……  

       2006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倒行逆施,中日关系跌到冰点。我和原北京市友协副会长刘树声与康哲秀副秘书长在人民大会堂策划主办了“中外艺术交流大会”。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带领400多日本太极拳习练者来到北京,与北京的800多位太极拳爱好者友好交流。几次交流中羽田孜先生真诚地表示,他是秦时徐福的后代。徐福在日本的遗址遗迹约有三百余处。同时他也告诉我他喜欢汉方医(日本把中医药方称汉方医。其经方派至今还在用东汉未张仲景的原方为患者治病。

       曾任北京医科大学常务副校长兼研究生院院长,中国科协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的韩启德曾评价:”中医是人的艺术,中医能看好病,中医要大力推广,要继承发扬”。“中医是好的,但不一定是科学的。科学并不在于正确,不科学不说明它不正确,不好。”“科学是我们人类文明发展到1500年以后的几百年里一部分地球人所认定的一种体系,而中医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所认定的体系,为什么一定要把两个体系完全等同起来呢”!他还说“我们中国人应该有志气,把中医和西医里面最优秀的成份结合起来,创造出真正的现代医学”。因为,”我们得天独厚的是有中医这个宝库………”。     

     随着中国抗疫的阶段性成果,许多国家都把钦佩的眼光投向中国。伊朗邀请中国专家组抵达德黑兰予以指导,匈牙利在布达佩斯两大商业广场为民众免费提供中药湯剂以利预防……………

      通过抗疫战斗,患者和广大民众都深切感受到生活在今天这个时代是幸福的!我们既有博大精深的中医中药,又有科学且检查手段更为精确科学的西医,二者不是对立的关系而应互为补充。如果西医与中医中药真诚合作真正走出一条现代医学之路并引领世界医学,又将是中国为世界做出的新贡献!

      在今早此文收笔之时又获悉,面对暴发的新冠肺炎韩国特请在湖北被封停的民间中医李跃华赴韩帮助抗疫。李大夫已愉快地接受邀请将带领助手和夫人前往。从中我们的有关部门和有关负责同志是不是该反思一下呢?

       本文作者:卫老师  曾任中国国情调查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中国国情网兼国家文化网总编辑、《中国国情》杂志副总编、《中国保健》杂志副总编  兼《健康大视野》杂志副总编    

    编辑: 李金峰


丝路国际传媒网—服务丝路文化和丝路经济综合性门户网站。旨在传播丝路文化,传承丝路文明,服务丝路经济发展。为讲好“一带一路”故事,谱写丝路文化和经济华章而贡献传媒人的力量。

电话:13087583936 

邮箱:slgjcmw@163.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友谊西路188号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丝路国际传媒网 技术支持:陕西印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8014265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