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通:中国城市化进入新阶段

2019-04-24  来自: 丝路传媒网

丝路传媒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30年,为了加快工业化,实行了城乡隔离的户藉制度,靠农业支援工业,很快建设了一个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改革开放后,实施了市场经济,乡镇企业、民营经济发展起来了,但当时实行了离土不离乡的政策。如果当时能突破户籍制度,允许离土也离乡,中国的城镇化就会平稳过渡,就不会出现城镇化与市民化的脱节。后来我们放开了小城镇以至中小城市的户籍,促进了中国的城镇化。但流动人口主要集中在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和大城市,现在我们的城镇化率虽然接近60% ,但市民化率才刚刚超过40%,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和大城市积压了严重的户藉矛盾。现在国家发改委要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放开了大城市的户藉,降低了特大、超大城市的落户条件,使中国的城市化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中国的城市化不是大中小城市齐步走,而是超大城市如北上深广先发展,等到它们的成本很高了,人口就流向特大城市或省会城市,等到省会城市的成本也高了,人口就会流向大城市或地级市,然后才会到小城镇去。这些年我们严格控制超大城市发展,结果北上深广房价飙涨,重点发展中小城市,结果去库存去不了。现在超大城市稳定了,特大城市或省会城市房价开始飙涨了。中国是近14亿人口的大国,中国的超大、特大城市不是多了而是少了,超大、特大城市的效益是最高的。现在我们把大城市病无限夸大了,大城市病不是癌症而是感冒,是可以治愈的。日本东京人口比北京多,面积比北京小,人口密度比北京大,汽车拥有量比北京多,但东京交通不拥堵,也没有雾霾,原因之一是修地铁了。东京的地铁有六七层,就是一个地下城市,站在任何一个地方,5分钟就可找到一个地铁口。人们出行都坐地铁不开车了,交通自然就不拥堵了,汽车尾气少了也就没有雾霾了。但是我们在控制轨道交通建设,大城市病当然就解决不了。

           一个省在全国的地位关键在省会城市。现在户籍政策一放开,各省会城市都开始争夺人才了。西安虽然先行了一步,但现在的领先优势已经不在了。西安在超大城市发展上,不能走常规扩大人口的路,而要抓住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和《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加快西咸行政一体化,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和国际化大都市。国家给任何一个省、任何一个市都没有这么具体的政策和要求,只给了陕西、只给了西安,但是我们落实得不够。在国家没有要求的情况下,安徽通过三分巢湖市,做大了省会合肥和皖江城市带,山东用10个月完成了济莱行政一体化,我们在国家给了政策10年后还设有实现西咸行政一体化。要知道西安不仅是省会城市,还是国家中心城市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西安的城市规模不能局限于陕西的省会,而要立足于大西北的龙头和一带一路核心区的,其目标应当是超大城市。现在中国城市化进入了新阶段,时间不等人,陕西应当拿出魄力,大手笔三分咸阳,组建大西安,构建包括杨凌、铜川、渭南一小时通勤圈的大西安都市圈,追赶超越才行。(作者系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

 编辑:李金峰


丝路传媒网,是以丝路文化和丝路经济为主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旨在传播丝路文化,传承丝路文明,服务丝路经济发展。为讲好“一带一路”故事,谱写丝路文化和经济华章而贡献传媒人的力量。

电话:13087583936 

邮箱:slgjcmw@163.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友谊西路188号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丝路传媒网 技术支持:陕西印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陕ICP备18014265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